生命垂危之际,向党最后一次倾诉

尊龙人生就是博旧版

2018-10-04

▲姚仁宏七一前夕向党组织递交的最后一份思想汇报和500元党费。 新华社记者屈彦摄  新华社合肥电(记者水金辰、屈彦)一份思想汇报向党最后一次诉说心中的情愫;一张器官捐献志愿者登记表向社会传递和延续爱的火种。

  7月9日,有着49年党龄的安徽宣城市养贤乡天成村老支书姚仁宏走了。   在生命垂危之际,他向村党总支递交了最后一份思想汇报和500元“特殊党费”。

老支书还将眼角膜捐给了需要的人,同时将遗体供给皖南医学院用于医学研究。

一座桥:老支书几十年的执念  驾一叶扁舟,先打个转调整船头,再向对岸驶去。 这是天成村村口摆渡人每日的工作,一人一船曾承载着村里人外出的希望。   天成地处圩区,四面环水。 桥是有的,还是姚老在任时所修建。 但因为桥的对岸是大山,需多绕四十公里才能到市区,村民步行出村时还是选择轮渡过江。 因此,桥的修建在村民心中仍属珍贵。

  传统上,村民经济收入主要依靠种养,没有企业投资,集体经济收入更是无从谈起。

要想富,对天成村而言,只有造桥。

2008年,养贤乡党委政府和有关部门划拨了部分资金,但村里仍需自筹30万元。

  作为当时村两委的班子成员,老姚干起了“化缘”的活——坐车到村民外出打工集聚的杭州、上海等地,向相对富裕一些的外地村民募资。

就这样,五百、三千、一万、两万……一座20米的两孔桥在2009年建成了,大桥一头的石碑上至今还醒目地镌刻着当年的募资人员名单。

  这座桥是老支书心里的执念。 儿子姚军回忆道:“那些年,父亲每收到一笔捐款,就会跟我和母亲说‘离正式修桥又近了一步’。 ”  但这座桥并非通往城区的最近道路,只因此处河道最窄,成本最低,“父亲说等以后村里发展富裕了,再建新的吧。

”姚军说,“无奈至今这条‘近路桥’还因资金问题无法成行,这也成了老爷子临终时的一个牵挂。

”  老支书在任时牵挂的又何止这一座桥。 大雨天道路泥泞,一脚下去就很难拔上来,老姚带领村民用废弃的石子和石粉垫了一条公里的村级道路;为了避免雨天孩子上学过江不便,他翻修了村里的学校旧校舍;村民们要搞船贸运输但无法贷款,他出面担保,这也成了天成村的发展起点;从村干部岗位上退下来后,他还义务充当村里协调员,帮助处理邻里纠纷……一份思想汇报:向党的最后一次倾诉  环顾天成村,家家几乎都是二层小楼。

用天成村党总支委员徐文扬的话说,再穷也要盖二层,洪水来了,村民还能在二楼等待救援。

  在圩区深处姚仁宏的家,通往二层的楼梯没有扶手,护栏已经被铁锈腐蚀,房顶因缺钱舍弃石板改用木头搭建。 就在这样简陋的家中,二楼堆放最多的是一本本书籍和一沓沓用塑料膜封装的党报党刊。

姚军的家里,还保存着父亲摘抄和书写感悟的近十本笔记。

  “父亲临终时说,‘疼痛时,这些笔记就是我的精神支柱’。

”姚军抚着眼说道。 2013年,姚老罹患直肠癌,2016年又患上食道癌。 虽然搬到城里儿子家中,他依然没有改变读书看报做笔记的习惯。

  “敬爱的党组织:自打从村委会岗位上退下来,我在家务农,那时总是这样想,种好几分田,搞好家里一些琐事,如果村里有什么事需要协调的,我都可以做的……”  今年建党节前夕,天成村党总支收到了老支书姚仁宏递交的一份思想汇报。 谈及写这份思想汇报的缘由,姚老生前说道,“因为党是我的母亲,儿子有什么事都会跟母亲说。 ”与这份思想汇报一并上交的还有500元党费。

姚军坦言,这些年老爷子看病,家里已是负债,这500元是他一点点攒下的。   病重期间,乡里和村里前去探望,老姚还在关心今年村两委的换届情况。 对于目前村里党员老龄化问题,他向乡党委提出建议:年轻人脑子活,希望能为村两委配备新生力量,把在外面发展得比较好的党员请回来,使干部队伍年轻化。

捐献器官和遗体:延续生命的党性之光  姚老动了器官和遗体捐献的想法,还得从他爱看报的习惯说起。

今年1月,偶然一次在报刊上看到了眼角膜和遗体捐献的相关信息,他便来到宣城市宣州区红十字会,询问自己能否捐献。

“当时我是敬佩又惊讶,一个农民党员能有这样的境界相当不容易。

”该会专职副会长李勇说。

  面对父亲的这一决定,姚军有些“头疼”,“虽说自己也是党员,但毕竟还有传统思想,叶落归根啊!”姚军有些激动地说,“后来父亲跟我解释,他是一名老党员,一位唯物主义者,如果死了也能为社会做些贡献,为什么不做呢”  虽有不忍,但姚军还是同意了父亲的决定。

7月9日凌晨一点三十分,有着49年党龄的72岁老党员姚仁宏走了。 他捐献的眼角膜让两位失明人士重见光明,其遗体被运往皖南医学院用于医学研究。

  遵照遗嘱,家里没有设灵堂,姚军只在堂屋挂了一张遗像和几张老照片。

  抚摸着父亲留下的一本本笔记,儿时的情景在姚军的脑中重现。

农忙时节,村民一个电话就能把父亲叫走,家里的农田里常常只有母亲和他的身影,路过的村民会问“你爸爸怎么不在家里做事”入夜时分,家里总不缺来反映情况的各个生产队村民,“农田放水”这样的琐事总会让父亲左右调停……  养贤乡党委书记赵万青说,姚仁宏甘于平淡,有坚定的信念,对自己要求严格,“他能在百态的社会中静下心来加强学习并持之以恒;能很好地发挥好先锋模范作用,做到群众利益无小事,这些品质都值得年轻党员学习。 ”。